月上梨花白

2018-04-09 11:31 | 作者:子愚雅趣 | 散文之窗首发

时节,拥红堆。本来是花怡人悦,可一时兴起,月儿竟也参活进来,“我歌月徘徊”,“对影成三人”,造化出若许缱绻。

时光总是把过往曾经挽留下来,尽管有些风月遁的无形,但思念确实历历在目。

老家的山上长着成片的棠梨林,初春时节,漫山遍野,素装新裹,远远望去像着了一层皑皑白雪。儿时的我却没少在这雪地上淘气,馥郁奇香,追赏蜜蜂,折枝揽闺,再不然就是摘几兜子初蕊,回家让奶奶炒炒吃,那是一种微苦的,品品又甜甜的感觉。还有小时常闹肚子,这东西吃下去涩肠止痢,奇效无比。村边的小溪旁也有几颗合搂的棠梨树,捉迷藏,颇有古人“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的牵绊。

如今被困在围城的水泥丛林中,春的梨白是少见的多了。偶尔在公园觅得旧识,便在心湖上激起层层涟漪和念昔。

今年就不一样了,我搬到新城区居住,毗邻就是园艺场一个颇具规模的梨园,湖临楼下,青山对帘,连都是与梨雪相拥的。每每闲适,依窗凭栏,与梨花对视,情含眸眸,香撩歆歆,剪存“春风燕子楼前过,飘落梨花雪一枝”心萱,洒下“故国梨花千树雪,小堂杨柳一枝烟”相思。

月上梨梢,梨园静的能听到花开的声音,一个人蹊上漫步,心绪在诺大的世界里徜徉。

当年的白居易不知用了几个夜晚写就了《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寄托了对杨贵妃百媚千娇、结局凄然的惋惜。

岑参呢?《送杨子》“梨花千树雪,杨叶万条烟”,“看君颍上去,新月到家圆”。月夜别友,一定是将月白、梨雪、心戚叠和在了一起。

花间词人温庭筠一句“满宫明月梨花白,故人万里关山隔”,谁又说单单写怨妇呢,那个心上人漂泊在外,月下问雪,朵朵梨花开放都拨动着心弦。

“月到梨花上。心事两人知”。张三影总是语出别猜。想想月夜最销魂。是月恋花,还是花念月;是人怜月,还是月人;不然就是君怀有花,或是花开顾君。再扩张思绪,难道说花开自怜么!我倒是没有在倒影中读出什么,不过也不能说没有联想,家乡的月夜丽景是再也回不去了。

“独自个、怯黄昏。轻风淡月总消魂(宋·万俟咏《武陵春·燕子飞来花在否》)”。说来我怕月夜与花物语,尤其是梨花。这并不是说“她”具雪的禀赋,总觉得“她”温柔、慈祥、懿丽。在“她”面前,自己就是个儿童。可又中蛊似的,偏偏矛盾着心理,爱上这地儿听花开香语。是什么呢?那是奶奶的影子。

每年梨花堆雪的时节,我把思念镌刻在梨花上,因为那年梨花月夜,奶奶远行了。而梨花对我叮嘱了许多许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