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否决

2018-04-15 16:17 | 作者:忠珍 | 散文之窗首发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

那一年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

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好事受的处分,看来好事不能做。这个状告得好,搞得大家都没有了奖金。”

主任恨恨地说:“虽然我的点子低,但我还是我,你个老百姓又能把党员怎样?”从他的口气里,举报的可能是个非党员。

书记气愤地说:“不知哪个家伙告状,把大家一个月的工资搞掉了!”

不少员工拼命猜测告状的人,深恶痛绝极了,发誓掘地三尺也要寻到这个人,看他是个什么模样。有人恨不得将举报的人碎尸万段,气愤地说:“这个老实包,告什么状,有什么告的。又起了什么作用?!真是个老实包啊!”

至于两位党员为什么受到了处分,非党员不得而知,那是党内的事,但是他们的行为一定违反了党纪。既然违犯了党纪,为什么还那样嚣张?到底是谁心中有愧?

听了大家的说法,老张非常难过,非常愤慨。他铿锵有力地对那些人说:“如果党员不违纪,他们的事迹会在市纪委网站上通报?使我们没有奖金的究竟是谁?你们不分黑白,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亲的老师们,如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就分不清红黑,分不清假恶丑,这是个什么样的学校?!”

不少的人还是为那点儿小钱耿耿于怀。

有一天放学后,校园内异常安静,老张和老王在操场散步,说及一票否决,老王感到匪夷所思,他说:“各人犯法各人顶罪,哪个人触犯了一票否决,就扣这个人的奖金,怎能“株连九族”呢?这岂不是变相保护苍蝇?”

“是的,这一作法,你仔细斟酌会发现某些人在保护蛀虫。发现了坏人坏事不能举报,举报了,好人也跟着倒霉!”老张感到无奈,“民不告,官不究,什么事也没有。”

“这一情况,我有时间了一定向纪委反映,必须纠正一票否决的错误做法。”老王底气有点不足,毕竟人微言轻,担心上面不会理睬自己的建议。

“老王,你的想法是对的,我全力支持你。国家反腐力度那么大,一票否决是对的,但不能伤害好人。你写好后,也署上我的名字。”老张理直气壮地说。

他们的信写了没有,谁也不清楚。但是,那一年党建多发一个月工资的单位都兑现了,而镇小的确没发。不可思议的是校长借调去了县局,主任依旧当他的“官儿”,毫无羞愧之色。

2018年4月12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