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深嵌在山脊的小镇一一篁岭

2018-05-03 09:24 | 作者:一粟 | 散文之窗首发

篁岭位于江西婺源境内。从岭下往上看,篁岭不过是镶嵌在群山之间的一座小山,平淡且无奇。我们从岭下坐索道,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岭上。

从位于半山腰的索道口走出,出现眼前的竟然是一条十分宽阔的泥石路,这路的一边是高高的山峰,另一边则是深深的峡谷。而路口的一侧,高高地矗立着十数棵参天大树,树下停放着一辆供旅游的现代老爷车。其间高树蔽日古扑浑然,骄车炫目现代实在。两者相交又恰似古往与现今的猛烈撞击。在这大路上走着,只感觉好象是在进行着一次人生的穿越。

果不其然,走不多久便看见一座硕大的石牌楼,牌楼上书“天街”两字赫然入目。紧接着一派宏大典型的白墙黛瓦式的徽派建筑群落,在我们的眼前依次展现出来。此刻,刚离开现代城市繁华的我们,就好象真的进入了悠久美丽的近古时代

穿过石牌楼,步入“天街”。这是一条狭长又古老的石板小街。街的两侧种有各种花草树木,花锦丛簇彼此 缀相为烘托,把整个街面装点得多恣多彩苍翠欲滴。街面狭长,但一间间店铺参差林立,古驿站,古作坊踞于其间。卖吃的,卖用的,酒肆茶楼前后呼应古趣盎然。在这铺与铺之间,偶尔会夹着一条用条石砌出的徒峭小道,这小道的两边是一间间自上而下的房屋的墙面,小道沿着墙面婉延向下直入谷底。偶尔又见另一小道,同样顺着房屋墙面曲折向上没入峰间。

从天街一直走到尽头,转身回首天街,近千间白墙黛瓦式的徽派民居,从谷底依山而筑,横竖展开次第向上,鳞次栉比直达山颠,其气势直追拉薩的布达拉宫,十分的雄伟,十分的壮观。

对面的巍峨群山与建筑群遥遥相对。溯道而上,一条百余米长的铁索横跨于两山之间。桥上面的山峰云雾萦绕,桥下的峡谷青翠碧绿。峡谷里劳作的农夫和牯牛点缀其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的世外桃源不经意间,竟在我的眼底下展现出来。

我在天桥上徜徉,我在天桥上遐想,我仿佛就介于古今之中天地之间。隐约间仿佛见脚着芒鞋身穿葛衣的古人,从山的那头朝我迎面走来,恍恍然不远处又传出来邻家姑娘那甜美的笑语。此时此景亦真亦幻似庄周蝶,分不清究是我看江山多娇丽,抑或是江山因视我而灿烂……。

天色浙浙昏暗下来,搭乘当日最后的索道,暗然离开这神仙居般的小镇,心中只觉得一片怅然。在浙次而下的缆车上,我猛然想起来泰山顶上的天街。暮色降临,站在天街往下瞰。泰安城下灯火万家,星星点点蔚为壮观。而我身后的天街,随着色的降临浙浙淡出,白日的闹热,于此刻已悄无声息。我想,如果把泰山的天街比作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总是高调地穿梭于各种场合之间。那么,我身边的天街,就仿佛是位谦谦长者,怀揣满腹经论,淡定地埋身于荒郊野岭之间,心似明镜平静自然。而后者,亦是我心之所属也。

篁岭位于江西婺源境内,从山脚下向上眺望,篁岭只是一座嵌在群山之中的小山……。

一粟写于2018年4月18日

评论

  • 雨袂独舞: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5-03 09:26
  • 一粟:回复@雨袂独舞:拜读了您的文章。 先生,真是好手笔,好文章,堪称大家。先生文章脉络清淅,文笔细腻,娓娓道来,不徐不趋,既无娇柔造作,故作恣态,更无浮燥虛华。学生自愧弗如。 更承蒙先生点赞,真叫学生无地自容。多谢先生抬爱,在此学生一并作谢。顺祝先生快乐。 (注:回复有迟敬请先生谅解。)…
    回复2018-05-05 14:01
  • 吴小虎: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5-06 07:04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