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故事

2018-05-01 17:58 | 作者:黄石三公 | 散文之窗首发

水的故事

科学已经证明所有的动物都是由水生生物演化而来的,直到现在我们都可以发现所有动物的早期胚胎形状都很近似于鱼的形状,由海向陆的进程就是生物演化的进程,因而人类拥有天然的亲水之情,自然毫不奇怪。正是这种亲水之情孕育出了绵延不绝关于水的传说,可以说水既是生命的源流也是文化的源流。

诗经中有很多关于水的诗句,水波荡漾着人类生生不息的情。“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一片秋水长天中,伊人凌波出没,如同芙蓉破水,以婉约姿态,唱响传唱千年的抒情歌谣。那时的河边芳草青青,绿波长流,少男少女常在水边相约,以歌会友,以舞传情,人类最美的年华都叠印在清波绿水上。

行吟江湖的琴师伯牙也爱漂泊在山川河流间,是时江水拍岸、水波激石、林风霍霍、落叶萧萧。自然的萧声拨动了琴师的心弦,起伏的高山、跌宕的流水构成的自然的韵律就在琴师的心中油然而生。他以蓝天为幕,危岩为台,于轻揉慢拂间,奏响了奔流不息、千回百转的流水之曲。或清越、或婉转,或激昂、或绵长,时而波澜不惊、时而飞石穿空、时而落无声、时而惊涛裂岸,时而高山飞瀑、时而疾风扫林。此诚稀世之大音也。琴声惊动了砍樵的钟子期,很难想象,一介樵夫竟然深通音律,竟能于百转千回中了悟其无尽深意。高山流水间的高山一定是伯牙心中渴望登顶的人生高山,而此水更象是未竟之志付诸东流之水。而子期更可能是一个人生失意而散发弄扁舟的山野遗贤,他们同有高世之才,而必定同受遗俗之累。所以伯牙一拨双响,诉说的是他们平生未竟之志。

相比于伯牙、子期淹没一生而言,渭水上垂钓的姜太公则要幸运得多了。虽然垂垂老矣,但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伯乐。如果姜太公没有遇见周文王,历史又会怎么样,也许连一曲高水流水都没有,盖世才华就如秋叶霜花凋落纷谢了。

如果说伯牙流水之曲似自然天成,那么门德尔松的《威尼斯船歌》则是天人合一的佳作。门德尔松1830年在意大利旅行期间,从运河上飘来船夫们深情而略带忧伤的船歌,触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威尼斯是一个迷人的水上城市,到处是蜿蜒的水道,闪烁的微波,穿梭往来的小船。在如波浪起伏的旋律的中,人们可以听到威尼斯阳光下的波光粼粼,还有自由穿梭往来的船只荡漾在水中。仿佛可以看到那些深褐色的小船点缀在蓝色的波浪、灰黄色的市井建筑之间,恰似一幅浪漫的水城风光油画,仿佛是一个随波飘流的,这个梦最后喷涌而出,如同天籁回响,激荡心房,直至长歌散尽、风帆远去,在天际间久久回荡。

柔情也似水,水的品性也是多情的。尼罗河上有一个古老传说,埃及女神伊兹斯与丈夫相亲相爱,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终于有一天,丈夫遇难身亡,伊兹斯听说后,悲痛欲绝,泪如泉涌,泪水滴入尼罗河中,致使河水猛涨,泛滥成灾。直到今天,每年到了6月17日或18日,埃及人都为此举行盛大欢庆活动,称为“落泪”。尼罗河的每一滴水,都是爱人的眼泪,点点滴滴都是离人眼中血。

无独有偶,晚唐的一个秋晚,秋风扫过,落叶萧萧。书生于佑正在看着西坠的残阳,它正如大唐的国运,已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眼下的一切,都不由得让于佑生出无限感慨,听着皇城边御沟的流水哗哗的水声,不由让他疑惑是否大唐的国运也随同这流水一去不复回?他不由停下脚来,凝视这流水。他看见御沟不断有红叶流出,似乎红运正在随波而去。忽然他发现其中一片较大的红叶上叠有墨印,就随手将叶子从水里拾起。使他感到意外的是红叶上题着一首诗: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于佑把红叶带回,夹在书中,聊作书签。每次开卷夜读,淙淙水声竟入耳中,不由勾起他的相思,令他难以释怀,他猜想这说不定是宫中一个昭君似的才女所作,昭君一样的花容月貌,多愁善感的秋波在他脑海里荡漾,自此他茶饭不思,终日思慕。他也找来一片红叶,凝思半晌,落笔写了两句诗:“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阿谁?”置于御沟上游的流水中之后,望着流水载着红叶远去,直入深宫,方才怅然离去

人世艰难,命途多舛,于佑后来累次应试落第,无颜回家。只好浪迹天涯,落魄江湖载酒行。飘泊多年后,应河中贵人韩泳之请,出任其西席教书,“红叶题诗”似乎也成了一场永不可及的梦,沉没于时光的深处。然而,一天韩泳告诉他说:“帝禁宫人三十余得罪,使各适人,有韩夫人者,吾同姓,久在宫,今出禁庭来居吾舍。子今未娶,年又逾壮,困苦一身,无所成就,孤生独处,吾甚怜汝。今韩夫人箧中不下千缗,本良家女,年才三十,姿色甚丽,吾言之使聘子,何如?” 于佑喜不自胜,当即感激下拜。很快,于佑就在韩泳的帮助下与韩氏成家了。结婚那天,于佑审见韩夫人虽年届三旬,却果有皇家风范,风华如初,光彩依然照人。婚后,韩氏无意间在于佑的书函里看见他珍藏多年的那片红叶,不由大惊,说:“此奴家所作之句,君何故得之?”于佑便如实告之。韩氏说:“自奴家作红叶题诗后,就日夜盼溪水有灵,带回复音,于是终日在溪边张望,后在水中亦得红叶回诗,不知何人作也?”于是开箱取出红叶,墨迹犹存,正是于佑当年写下的。俩人相对惊叹,感泣良久,同声说道:“事岂偶然哉?莫非前定也。”这件事传开后,时人莫不惊叹。

水的有情近来得到日本人江本胜的研究证实。他发现水会汲取感情,并将情感波动传遍世界。江本胜博士做过试验,当人对水说“谢谢”、“好可爱”、“好漂亮”、“爱·""感谢”——水读过这些字之后,结晶自会呈现非常美丽的六角形状,而当人对水怒吼时,水则就会结晶出晦涩难看的畸形。物理学证明,所有物质包括人体皆是不断波动的量子,宇宙万物都以其独特频率产生振动,而人的起心动念所产生的波动可以在瞬间超越时空。当进入波动的水,形成的水结晶所显示的样貌,正说明每一个人所思所想,都可以改变世界。

然而世间的事,多情往往也似无情。水的品性也被赋于无可奈何的无情。就算是你如花美眷,怎奈得似水流年?唐人的“清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长?”全是说的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里的水无一不是无情之物。奔流不息的流水带走了人类永远也生产不出来的东西------时间,以至于孔子也只有临江浩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而老子则境界超凡,对水的认识无人能出其右,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水不仅能厚德载物,更能载人灵魂朋友,请您善待水。

评论

  • 雨袂独舞: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5-01 18:19
  • 李春霆: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5-02 00:17
  • 李春霆:好一篇水赋,笔势行云流水,域内境外,古往今来,侃侃而谈,行文优美法度谨严。浅淡里蕴深意,铺陈中哲思。赞赏。…
    回复2018-05-02 00:23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