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荷一支烨人生

2018-04-27 09:28 | 作者:晓枫婉月 | 散文之窗首发

禅荷一支烨人生

作者:晓枫婉月

一支荷,从那碗幽幽的泥水里探出几枚纤巧的叶,见此,我甚喜,以为,它终不负风的意,阳光的暖,露的润,泥土的力而捧出了一颗忘我的心。

一碗“红颜滴翠”,一碗“春水绿波”,都是我久别重逢的客人。因来之不易,便格外地悉心。而今,伴去春回,看它脉脉含情欲诉心意,贻红颜赧报之势,柔软得我如祥云白雾一般,绵绵乎飘飘然不知归处。

一直以为,荷是清贫的,一口水,一把泥,便是一生;一直以为,荷是灵魂的,任凭深露重,风起雨落,自可将生死都置之于度外。

这世上,最恬淡,最明净的是什么呢?

我问朝霞,朝霞流露出痛苦的光芒,我问高山,高山扬起绵绵的思量,我问河水,河水倾泻出奔腾的泪光,我问岁月,岁月默默地坐立在我身旁。

夜深,月明、我低头向荷,荷静静地矗在水中央。

回首一望这物欲横流的世界,有谁不因苦心孤诣而自量,有谁不因旁门左道而自贱,有谁如你这样的荷,不诉泉下萍蓬之优雅,不败庭花娇艳之芬芳,盖以纯洁,竹的清雅而独立于世。那甘苦之味,那喜忧之切,那哀憎之心,谁人如你,以一笔孤绝擎一朵清风高节?

青衫翼翼映日月,白玉一颗付丹心。

曾经的路途,听过的沧海,而今依然荏苒成流年的风景。悠悠月下,惊鸿一瞥,哪一朵才是人间最真的箴语?若不得“梅花香自苦寒来”之境,这亭亭净植的风骨怎止于一声叹息便可无踪无影?叶下同根藕,水上并蒂花,这般的执着与信念,可是你一如既往的初心,还是我的矢志可以永恒而不渝?当一种美,美得让人无法呼吸,你是否可成为我超然于物外的一种安宁?

是谁,是谁在暗无天日的深渊救赎起一颗行将就木的魂灵?是谁在萧瑟的时光里殆尽繁华的青春?斑驳的心迹,依然扯着一把迷迭的花语,在或明或暗的路途中追寻探索的缝隙。那些苦心孤诣的纠结,那些只字未语的话题,亦化为一轮明月照耀苍茫大地?

寂寂红尘,雨罢寒生,几多怀想,几许惆怅,都被时光如数悉取,绵绵怜惜,悠悠情长,几度悲欢,刻骨满盈,都被定格成一团火热,于潦草的人生兼行一路风雨

原来,我是看不得花谢叶落的,眼见那红花绿叶萎萎地谢去,眉间心上总会不自觉地泛起一层惆怅的薄雾。幸好,有岁月代我抒情,有雨露表我诚意,当冬去春回,看那点点片片载着盎然的生命缓缓归矣,冰凉凉的心上便又葱笼起几份喜滋滋的愿景来。

“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秀色粉绝世,馨香谁为传?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

寡人无幽泉,仅有陋室一二间,得朝盼晚顾时分,伸一伸弯曲的身板,掬一把情真,奉一汪心池,悟一红一绿之深远,品一花一脉之波澜,此心此情,滋滋然如丝悠悠,如泉汨汨——只因荷,为我所,所怡、所静,进而以静而净,以净之心可敬之的荷。

若可,此生足矣!

晓枫婉月于2018年4月2日22:30时落笔

评论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