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原春韵(散文诗)

2018-05-05 08:50 | 作者:风语 | 散文之窗首发

在玛尼堆叩醒的黎明,有慈心禅那的高僧面对达格则神山虔诚地吹唅着一只海螺,唤无数仙鹤从星宿湖畔腾空而起,成群结队的背来了缕缕霞光......

燃烧的流霞,映红了瓦切塔林的上空,给连绵起伏的草原,镀了一层金黄而又神秘的色彩。

憋足气的蟒筒,透亮着乌金般的光芒,长长的伸向旷野的旷;低沉的冗音,呜呜的,就像千百头牦牛踏向天的鸣吼。

总要等到下过最后一场春之后,五月的阳光才懒洋洋的剥去红原的银装,遂又被迟到的春风在一之间就吹成了绿色地毯。

时节,被流云漂洗过的天空蓝成一片海,偶有几朵悠云,远远看去像是,游戈在海上的白帆:天,是一望无际的蓝,地是一望无垠的绿;白天,儿衔着阳光在空中飞来飞去,夜间有一万颗流星从里穿梭而过犹如在翻阅一本童话,一页比一页新奇,一页比一页幻美。

在新绿的草原上,一弯新月安静的躺在嘎曲河之中,水岸两侧被风吹醒了的野花,绽放着迷人的笑靥;烟霞里,有微步踱来一的背水女子,她手摇着玛尼轮,轻漫的踩过草尖,生怕碰落了叶面上的露珠.......她乌黑亮丽的长发披肩而下,脸上遮不住的绯红俨似两盏灯笼,赧然的眩晕,如格桑花的那般的妩媚;她朝圣般地领受阳光的洗礼,虔诚的脚步轻轻踩出一片花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片绿洲,一片花海,一缕饮烟,一群群牛羊,格桑花绽放的梦,鲜艳了红原的春天

暧暧的春风,吹送着阵阵花香;鸟儿鸣啭着山麓的歌喉,嘎曲化作蝴蝶翩舞,和着札木聂悠杨的弦音;被白云裹住翅膀的山鹰,在空中顿住身影;踏青的马儿慢下了步子,竖起警觉的双耳;牦牛懒卧在草坡聆听一一一一水鸟栖在回望滩两岸观看一一一一梭磨河永恒地流唱着一个不老的传说!

海叭吹响的号角,在赛马会掀起了重重的热潮,一阵阵喝彩声中,奔驰的骏马高高地跃过木栏,急促的奋蹄将草皮上的阳光踏得飞溅四射;枣红色的鬉毛,像一串串飘逸闪动的火焰,迅速的燎向旷远的草原一一一一势如牧民们向原野射出的火箭。

只要能说活就能唱歌,只要能走路就能跳舞,只要能跃上马背就像喝了青稞酒一样的亢奋,似乎再广阔的天地也不够这些格萨尔王的后辈勇士们去驰骋。去奔放。去征服!

向晚的落霞,渲染着红原的黄昏。湖光与云霞交相辉映成长天一色,更远处,紫红的光线在天际织出一道彩虹,高挂在俄木塘花海的上空,犹如天堂仙境。打马路过的背包客,从惊羡中回过神来,纷纷举起相机抢拍了这一幅绝美的画景。

经幡飘扬的晚空,呈现出一片祥和的亮蓝色。星夜下,踢踏舞围着篝火纵情欢跳,冉冉的火苗拔高了小卓玛的天籁之音;慈祥的老人将纯洁的哈达献给远方的客人,老阿妈送来了浓浓的酥油茶,烤肉与青稞酒混合的味道,随着晚风四处吹香。

用虔诚的目光叩开麦洼寺虚掩的庙门,低身合什般的穿过一丛塔林,轻轻拨动一排立在石经墙前的转经筒,一阵阵诵经声随风迎面扑来,顿使人感到灵台澄明如镜。此刻,如果你是背包客并有幸借宿于此,在一片诵经声抚慰的梦中,你定能清晰地听到那雪山之下茂密森林里有雪融的落响。

那是禅意的梵音,日光的遗珠,月光泪滴

评论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