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上情怀,寻一窗山长水远的旧梦

2018-05-01 18:05 | 作者:思存 | 散文之窗首发

少年了,我心里总惦记着揣着情怀去浪一回,似山溪转了千百回。似书卷里古老的情节,想了千百次,想成了一部故事

世间事,能凑在一起是巧合,碰上了对的时间,遇上了同样的情怀,踏上同一条村间小路,洒脱的走走聊聊,在三溪村,寻一窗古老的旧

城市的灯红酒绿,工作的重复再重复,心力一日一日的渐薄。人自从生来,便全是归途,有时,情怀是个孤独孩子,对梦的意,在心间藏了许多年,孤了诗酒,独了风月,不甘往后要孤了此生。于是,悄悄寻了一个春天,远离俗世凡尘,为梦出走,绕过一个个凡尘的转角,在屋顶,与一棵苍老的三角梅相遇在花海里。浪漫了过路的风,悸动了摇摇欲坠的天际

有时,情怀是一种修行,寻了梦那么多年,不敢离开循规蹈距的俗世,不敢去痴心妄想梦最美的样子。

我们都是生活的修行者,无论你是心甘情愿还是被强迫接受。短一生,总是徘徊在是进还是退的执念间,喝醉时,习惯用落花装点优伤,用因果来自我安慰,喝下一碗的淡漠。

人间的事,往往是从欢喜开头,用遗憾来结束。

透过绿腾缠绕的篱笆,倒映着那个素衣粗衫年轻的你,模糊了那些年的匆匆岁月。从惊蛰一路走到霜冻,记忆停留在枯瘦的指间,流年之后,我又梦到了那天,篱笆下白色的身影,苍白了遗憾的老故事。所有的遇见,都是一种偿还,千帆过尽,有些人,终究要长成高山不倒的样子。

阳光微暖,心事微凉,仿佛做了一场百年的长梦。

流年之后,记忆退涩,情怀休眠,透过一扇斑泊的旧窗,仿佛又看到了你的身影,倒印在旧梦里,若有若无,你的呼吸穿过风,吹在我的脸宠,等你,似乎已过了千百年,独留我一身,凋零在紫藤花已落的梦境里,埋在花根下,做了花泥,涟艳了曾经的那段旧时光

挥别这梦境,让情怀在这城歇歇脚,点一杯咖啡,挑一张旧椅,靠窗而坐,静静的聆听岁月这部留声机,经时的时光,真美!

透过晕白的窗口,好想问一问,当年你独自在黑里抓萤火虫,可曾是为我?只是为何,萤火虫照亮的方向,却是你与她同行。

流年匆忙,对错何妨,人不过弹笑一指灯,那些委屈与不甘,落在灰尘中,像是飞蛾扑进了火,被烧得一干二净。所谓睹物思人,想来,大抵是这样吧。

抬头,触目眼前,原来,镜头里没有你,也能成为美景。

时光微惊,情节微凉,错过的凝成诗行,埋在了岁月里,把它叫做过去。洒在杯中,化成了一抹虚妄的苦涩。拔开云雾,拾起一地的看破来调味,品一口,若有若无的微甜。如一只温驯的猫咪,在该散场的时候,找个对的地方栖息。再也不去惊扰,岁月里那抹漫长的苦涩。

半梦半醒间,我带着情怀来寻你,来到了这里,与你耳语,你开满花船的模样,带走了我所有的光芒。

你古老的书卷味,流放了我所有的苍凉。我要潜入回忆的汪洋,寻你,在一行行泛黄的文字里,在一杯纯洁的清水里。在一片温柔的花瓣里,在一片树荫遮掩的门楣里。你的千娇百媚,若隐若现,令人神往。

我带着所有的情怀来寻你,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块青石板,访遍了这里的每一条旧街小巷,惹几度春风醉了胭脂红,花落城中恰似你回眸,待到天色渐暗,故事老去,马蹄远去了你的温柔,缘来,我寻觅的梦,就在这触不到的心间,就在这一窗山长水远的旧梦里。

评论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