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老家

2018-04-06 21:26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之窗首发

“最美人间四月天”,记得是女作家林徽因说的,每年的四月天我都想真切地感受一下。今年清明节放假,北方姗姗而来的天也已春暖花开,于是乎,携妻带女乘春光回老家去。

习惯用视野来感受春天,这次踏春回老家给我的感受是,春天通往老家的柏油路上,每一眼都是一幅画,每一段都是一首诗,目力所及,公路两旁在不经意间冒出了红、白、粉、黄、青、蓝、绿,柳树儿,观赏树儿,鲜花儿,绿草儿全都盎然着勃勃生机,绽放出妩媚动人的春天气息。

映入眼帘的多是柳树,春风一如柳树的情人,只轻轻吹拂,多情的柳树就咕嘟起小嘴,争相吐翠,吐出了一个个小小的嫩芽,嫩黄可,漂亮极了;春风再轻轻一吹,煽情的柳条便摇曳多姿,翩翩起舞,仿佛一群群下凡到人间的仙女,扭起了阿娜多姿的舞蹈,扭出了一个美丽的春天;无数的柳枝交相辉映,竞相争春,渲染着浓郁的春天气息,把春天装扮得更美丽。

路两旁的花树开出了粉红的花儿一串串,煞是好看,夺人眼球,红得可爱,我和妻戏称它为“一串红”;还有梨花儿开了,指头粗的梨树就开出了满树白花,成片的梨树开成了百花园;迎春花儿开了,今年初次相见,煞是耀眼,仿佛留个想头似的,给春天增色;苹果树的枝头上也都咕嘟起了小嘴,在憋着劲儿想来争春;路两旁绿茵茵的草丛中,冒出了些细碎的叫不上名字的花儿,其实那就是我们经常唱到的“路边的野花”,这里一堆,那里一簇,虽说开得不成章法,无拘无束,却有自成体系,五彩缤纷的色彩,阿娜多姿的姿态,清香四溢的香味,这都是来自大自然的生花妙笔;路两旁的小草也发芽了,泛绿了,这时候我想起了《小草之歌》:“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它虽说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却盎然着春天的一派派生机,在路旁,沟壑间,土坡上,水库岸,随处可见,满眼一片绿色,即便低调的小草也要在春天里展示自己

车行至老家著名的风景区双庙水库岸边,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绿的是麦田,是翠柳,是槐树,把双庙水库点缀出一片片更加美丽的景观,不知是春天美化了景区,还是景区渲染了春天?但见景区管理的一群青年男女正在整齐列队,每人手里拿着一张纸,仿佛正在乘着这“一年之计”的春天,谋划管理着景区,管好水库、水渠、树木、田园,让景区焕发出更加秀丽的景姿,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

不觉到了老家的环村路上,往日里脏乱不堪的路旁已被树木、菜园所代替,只见河柳频频点头,树下绿意盎然,定睛细看,种植着有葱、大蒜、韭菜、菠菜等,望着、望着,装了满眼春。

到了老家,吃过午饭后,见到了发小,一阵寒暄过后,他便说:“俺上午到去买花来,你到我门前看看栽的花。”我恍然明白,就随他走到了门前一看,哇,眼前一亮,门西面栽了一溜大约有三四棵山杜鹃,陡增了门前的美丽,成了一道靓丽的小风景,渲染的是门前大街的春色。观赏着发小门前的山杜鹃,我联想到了前些年见到的深山丛林中的山杜鹃,那是春天里的一片娇艳,我由此也想起了少时朗读、背诵的《我爱韶山的红杜鹃》,眼前所见与邵华笔下的是一样的山杜鹃,不由使我的思绪飞驰神往。

发小见我很欣赏,便说:“我还有两棵,你拿棵回去栽着吧。”我有点不好意思,再三推让之下盛情难却,也就答应下来,发小拿起了那棵大的山杜鹃递给了我,我顿觉收获的是一片春色。为了尽快栽上,我同发小及他的家人道谢后,就急着返回小城。

我把山杜鹃好不容易放到了车上,让它一路伴随着我来到了小城里的家,带来的是一片春意。可惜已近黄昏,我和妻遍走一个个买花盆的摊位,门上都挂上了“铁将军”。心急的我第二天一早就买了一个“吉祥如意”的大花盆,回家一看不大不小正好,把这棵心爱的山杜鹃栽上,浇上水,顿觉房里增添一派生机。

我一次次观赏着发小送的山杜鹃,一如观赏着爱物,美丽的造型,嫩绿的花芽,粉红的花儿,特别招人喜欢。由这棵山杜鹃我在想象着它不凡的来历,我不由地想到了老家的一片春色,一片春意。

春回老家,收获多多,我收获的不仅仅是感受,是红杜鹃,我收获的是春天。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