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国才[小说]

2018-06-17 07:13 作者:游子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散文 www.shtjgm.com 国才[小说]

作者:鹏飞

黄土地董家湾西川村的邢二婶,生下最后一个小男孩正赶上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刚结束了十年散文大革命,迎来了改革开放、时代发展的大好时光。邢二婶前面已经生了四个小孩,由于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他们在学校仅呆了三天半,就成为改造地球的一员。为了最后一个小孩有出息,将来长大之后,成为国家的栋梁,便响应党带来的惠风,起了一个很有创意的名字“国才”,希望长大之后,为国家多做贡献,成为合格的人才。

新时代的社会,新一代的人,赶上改革开放出生的孩子,就像是投对了胎,生在了福窝里。自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上任后,开始大刀阔斧,进行教育改革,恢复了高考制度,取消了工农兵推荐大学生,让许多有知识的青年,如后的笋,在这个时候脱颖而出,后来经过高等学府的教育,成为国家的尖端人才。

说起邢二婶生下小儿子国才的时候,还真是时来运转,他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在改革开放的惠风中长大,沐浴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明媚阳光,每天上学,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不但武装了头脑,而且武装了思想境界,也学会了怎么做人的手段,在初中毕业,就考进了一所理想的技工中专,后来,也顺利地在一个三产国企参加了工作

国才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女孩子们都喜欢憨厚老实的男人,绝对不喜欢那些有心计、靠不住的男人。国才参加工作三年,仍然还没找到对象,这下可急坏了心地善良的、为人正直的邢二婶,她开始四处托人,给上班、吃公家粮、端铁饭碗的小儿子国才,托媒人说亲。可是说了半年,连一点音讯都没有,后来经过无数次打听,听说本县城有个叫副县长高步升家,有个女儿,长得眉目清秀,又是县长的女儿,别人都不敢高攀,副县长的女儿是大龄剩女,也没找到对象,正犯愁呢。( 散文散文网:散文 www.shtjgm.com )

再加上高步升是国家恢复高考,第一届毕业的大学生,国家难得的人才,财富八斗,学富五车,又是国家正科级干部,他的女儿一般人都不敢高攀,俗话说:“婚姻要门当户对”,只有身份高的人才可以高攀,因此自己的女儿才成为大龄剩女,发愁嫁不出去!

当邢二婶听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兴奋极了,本着碰碰运气,便托人去高步升家给国才说媒。

高步升历经风雨,经多见广,是个很稳重的人。他虽然是国家副县级干部,视金钱为粪土,给自己女儿找个女婿,从不看重对方家庭情况多么富有,而是最看重的是人品和尊重知识分子。当邢二婶托媒人给女儿提亲的时候,高步升就给媒人说,先把对方带到自己家里,让他先看看,关于婚姻的事情,以后再做定论。

因为高步升在政府部门,当了十多年的国家干部,是一个见多识广,很有眼光,会赏识的人。一般情况下,很少会把人看错。

过了几天,邢二婶让说媒的王婆,带着国才去高步升家相亲。临走之前,邢二婶让国才穿着西装革履,发型梳成三七开,对着镜子打扮了好几遍,才放心地让王媒婆领走,生怕人家的姑娘看不上自己的儿子。

王婆把国才领到高步升家里的时候,就在高步升面前把国才吹得天花乱坠,仿佛就是世界上难得的旷世奇才,只要高步升把自己的千金女儿,将来嫁给国才这个小伙子,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高步升看到国才的衣着打扮,只是随便问了几句话,从国才的言谈举止中,高步升隐隐的感觉到,国才这个小伙子不着调,是一个只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鼠辈;也是一个很不靠谱、浮躁、不安守本分,心眼很多的人,如果将来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人,和这种人结亲联姻,总感觉到心里极不踏实,如果一旦把女儿嫁个他,或许将来还会有受不完的委屈。

高步升给王媒婆说:“这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又是文化人,将来一定有出息,我的女儿和他不般配,还让他找个比我女儿更好的,将来的发展前途无量!”委婉的拒绝。

俗话说“女大不由父”。可是自己的女儿高乐婷社会阅历肤浅,目光短暂,看到满脸堆上笑容、穿戴着西装革履,打扮的满面风光的国才,并且是技校毕业的的,在一个石油行业的国有企业上班,顿感心花怒放,恨不得马上嫁给国才。

可是对还没踏入社会的高乐婷来说,只看到外表的现象,正如《红楼》曹芹写给贾宝玉的“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在王媒婆一句句美言的打动下,终于芳心触动,不顾父亲高步升的竭力反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国才。

高步升的女儿高乐婷,出生于书香门第,在父亲高步升为官清廉、一身正气的熏陶下,处世做人很有分寸,再加上受过高等教育,人格、品质非常高雅。

常言说:“男怕跟错行,女怕嫁错郎”。自高乐婷嫁给国才,住进了邢家大院,看不惯邢家这一家人,口是心非、贼眉鼠眼、见了比自己高一等的人物,巴结奉迎、谄媚讨好的小样儿,开始和国才另起锅灶。

结婚那两年,这一对年轻人相处的还算可以,他们各自上各自的班,晚上回来在一起吃个饭,睡一张床。在几年的共同生活中,高乐婷看到国才身上存在好多臭毛病,正如自己父亲说的那样,国才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极为势利眼的小人物,见了上级低三下四、丑态百出,见了部下盛气凌人、一肚子的傲气和祸水,不屑一顾,啥事情都会干出来。

尤其是让高乐婷看不惯的是自己的丈夫国才,每到逢年过节,提着礼物往上级领导家里跑,拉关系、套近乎,常常被同事戳着脊梁骨骂,自己感觉到连脸都没地方搁了……她经常奉劝自己的丈夫国才,对他说道:“做人还是要本分点,踏踏实实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你执迷不悟那么做人,别人不但瞧不起你,就连我的脸都没地方搁了……”

高乐婷刚给国才说的时候,国才点头默许,好像听进了自己的话,时间长了,国才慢慢地恼火起来,反唇相讥“你真是妇人之心、小肚鸡肠、鼠目寸光,你知道吗?小人物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顶头上司领导的手中,人家现在都讲究给领导直接送红包,咱们勒紧裤带过日子,从口里省点食,我买些东西送给领导,将来对我的前途有很大的发展,送点小礼物现在的社会,一点不为过……”

高乐婷经过长时间对丈夫的劝说,国才对妻子高乐婷的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以前对她的热情度仿佛一落千丈,变得十分冷淡,下班后也不按时回家了,甚至有时候连招呼不打,昼不回家。要么就是回家后,板着一副哭丧的面孔,有时候带着似笑非笑的面容。

高乐婷感觉到自己也许对自己的丈夫体贴不到位,让他反感自己,或者对自己不理解,她又想丈夫的工作不顺心,就好言相劝,让他看淡眼前利益的一切,别想得那么多,顺其自然发展,踏踏实实地干好自己的本质工作,比啥都强!

妻子高乐婷开始转变自己的方式方法,对自己的丈夫特别温存、体贴,只要他下班,饭菜都已经做好,让他吃,可是国才就像天的一块冰冻的石头,变得粗暴起来,动不动就张口大骂,甚至还动手揍他!

有一天,国才终于憋不住了,下班一踏进家门,就对妻子高乐婷大声嚷道:“你这个贱货,我不是看上你的人,才和你结婚,而是看上你的父亲是国家干部,才和你结的婚。结婚这几年,我真想依靠你的父亲升官发财,没想到你父亲是榆木疙瘩,不开窍,一直把共产党认为比自己的都亲,我还是原地踏步,现在你父亲也退居二线,手里也没权了,我看自己就像是装在玻璃瓶子里的苍蝇,前途光明,出路不大;再加我和你结婚五、六年,你仗着你父亲的权利,从没把我当人看,我忍气吞声好几年,我们现在离了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高乐婷回答道:“我们结婚五六年,我作为一个女人,我也有缺点,就是没给你生出一男半子,但我对你体贴入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和我结婚,为了靠我父亲升一官半职,你完全想错了,我父亲是人民的公仆,不会利用手中的职权,给你这个女婿谋权发财的,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你想离婚,那就离了吧……”

高乐婷是一个极有个性、好强的女人,在骨子里永远流淌着像父亲一样正直、朴实的血液。在大事情面前,绝不含糊。面对眼前这个衣冠楚楚、人面兽心、两面三刀、摇尾乞怜,和自己同床共枕五、六年的丈夫,高乐婷已经心灰意冷,没有丝毫的好感,人一辈子跟着这么一个混账男人,低三下四、丑态百出的伪君子,过日子,被别人会戳断脊梁骨的,一定不会结出好果子。

高乐婷立刻答应了国才提出的要求,来到当地民政部门,按照《婚姻法》的离婚要求,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准备分道扬鞭,各走各的路。

国才是一个视财如命的小人,在财产分割问题上,分文不给自己的妻子,只怕结发之妻带走自己的财产,把家里的一双筷子、一个碗也列入固定公用资产。

可是国才完全想错了,自己的妻子是一个很大度的人,从小在干部父亲的熏陶下,视金钱如粪土,只要求带走自己的衣服和平时的日常用品,至于家产问题,自己啥都不要,都留给国才,与自己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在民政部门调解的过成中,没产生任何分歧,他们很快就办理了离婚手续。

国才的如意小算盘,如愿以偿,如果一生中遇上这样几位省油的娘们,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不怕没饭吃,没钱花,以后自己的一生,就可以在荣华富贵中度过,高枕无忧地吃香的、喝辣的,平时两个人奋斗的结果,现在可以私自独吞、坐享其成了,只要高乐婷和自己离了婚,自己就高枕无忧了!想着、想着,国才竟然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对于高乐婷来说,眼前的一切,就如雨过云烟,她回到曾今生活过的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带来些必须的生活用品,走下楼,顺便打了一辆出租车,拖着疲惫的心身,来到单位的单身宿舍。

悔恨当时没有听父亲的话,只看到了国才表面的现象,就草草选择结婚。如果当时听进去一句父亲给她劝告的话,一定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和如此狼狈。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必须勇敢的面对现实,重新振做起精神来,好好地生活。

老天呀,您为什么偏偏就这么捉弄人?我父亲一生为官清廉,一身正气,从没贪婪过国家的一分钱;我心底善良,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您为什老天偏偏和我做对呀?高乐婷一边自言自语,不停地流泪!

单位的办公室现在就变成了她的单身宿舍,也是她的办公的地方,她不能告诉父亲自己和国才离婚的事情,怕给父亲增添思想负担。她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临时住下来,以后再做打算!

国才和妻子高乐婷结婚的原因,主要是看上了妻子父亲是领导干部,他想攀龙附凤,靠老丈人把自己提拔起来。在他心目中,历来的干部高升,都离不开自己沾亲带故,后台背景的重用和提拔。好多领导的秘书,都是领导一手提拔和重用起来的,才能到领导岗位;再说,在国才眼里,那个领导干部的女婿不是下属单位的第一把手?

可是和自己相比,自己的老丈人高步升,已经是副县级干部,属于单位的实权派,提拔个女婿,给个一官半职,没一点困难。但自己还依旧是原地踏步,还是单位的一个普通的员工。

今天,当他看到自己的老丈人,已经将老兵衰,退居二线,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老丈人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更别说,还能把自己的女婿从下属单位提拔起来,给一官半职,加以重用。

国才对老丈人高步升,已经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了,他只好选择昧着良心,和自己的妻子以夫妻关系不合为离婚理由,离了婚。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夹着尾巴做人、看风使舵、给领导溜须拍马是他的强项,他必须得发挥的淋漓尽致。可是,自己的妻子,就是他的绊脚石,经常让他难为情,施展不了才能,受着窝囊气。

终于今天解脱了,他和妻子高乐婷不但离了婚,而且所用的家产,都归自己所有,得到了一笔不劳而获丰厚的收入。

国才和高乐婷离婚后,使出浑身的解数,开始追自己单位第一把手孙霸权的女儿孙需雨。

国才在干工作上没有特殊的本领,可逢场作戏、玩弄女人和溜须拍马、看风使舵有一套高强的本领。

对于一个干柴遇烈火的孙需雨来说,怎能抵挡过国才那一双连母狗都不放过、罪恶的双手,在国才的穷追不舍下,孙需雨终于倒在了国才的怀抱,得到了性福感的满足

还是俗话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女”。孙需雨个人作风和做人行为,和自己的父亲孙霸权就是一个模样,永远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不屑一顾大小姐的架子。

国才和孙需雨刚结婚的一段时间,两个人相处的还可以,起码妻子孙需雨把国才当人看,这时的国才,也把过去的臭毛病收敛了许多,平常也没显露出来,但随着时间的慢慢延伸,妻子孙需雨原形毕露,一旦在生活中、工作中不顺心,就回家把丈夫国才当出气的靶子,尽情地发泄,不但对国才破口大骂,并且拿起家里的家具、东西使劲摔。

国才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扇了妻子孙需雨两个耳光,并且生气地说到:“这是我们的家呀,家里的一切都是我用血汗钱换来的!你应该有妻子温柔贤惠的样子,我的先人、你让我省省心吧!请注意你的形象,别人会耻笑你的…….”

国才刚才的耳光,不但没有止住妻子孙需雨的行为,而且连哭带骂,闹得更厉害了!对着国才大声骂到:“你和畜生没有什么两样,屁股上插着一个鹅毛,你不是一种好。我长着这么大,我父亲没有骂过一句,你狗日的,算什么人东西,敢打我?”

国才反驳道:“我们是夫妻,应该互相忍让、互敬互,把小家庭维护好,你这样无止境地无理取闹,我能不生气吗”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是一个披着人皮的伪君子,你和你前妻离婚的事情,隐瞒了别人,却隐瞒不了我,你和她离婚,不是因为感情不和,而是人家的的父亲是副县级干部,没提拔你的原因,现在退居二线,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就选择了以感情不和而离婚;今天,你选择和我结婚,不是看上我的人,而是看上了我父亲的地位和官位,想利用我父亲的权利,给你谋个一官半职……”

妻子孙需雨的一番话,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插入国才的软肋,国才像一个泄气的皮球,渐渐软了下来,低着头、叹着气,走出了家门,不再和妻子孙需雨唇枪舌战了,到外面透透气,调节一下自己无奈、糟糕的心情

可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国才在职场上是一个溜须拍马、看风使舵,讨领导喜欢的高手。不论多大的领导面前,国才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搭讪上话;可对低于自己的那些人,国才的心眼够多的,玩出的花花肠子,让别人望尘莫及;出卖同一个科室里的同事,在领导面前,添油加醋是他的家常便饭,大家见了他就像见了瘟神,敬而远之。

自国才和后妻子孙需雨吵架之后,国才在妻子面前,就像她母亲重生了一次,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逐渐放弃了一家之主的地位,让妻子孙需雨掌管家庭大权,他唯言是从,妻子放个屁,他也说这是醇香的味儿,竭力讨好妻子,妻子让他去东边,他绝不敢去西边。

国才放弃了家庭的执政大权,开始一心在工作单位上,察言观色,全力以赴,施展自己聪明过人的才智,顺藤摸瓜、溜须拍马,使出全身的解数。

国才这一特殊的技能和本领,对那些官场上的小人得志的人物来说,正合心意,国才溜须拍马、察言观色的发挥大了极限,也对国才在工作中有了认可,逐渐的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也得以提升,被那些贪婪、庸才、无能的小人物得以重用,从一个企业的小职员,提拔到调度室。

国才刚上任的调度室的时候,每天面带微笑,见到同事相互打个招呼、问个好。渐渐地国才在工作中也骄傲起来,贪大喜功、喜欢给人戴高帽子,更讲排场,还动不动虎着脸,经常训斥他的手下,在一个科室的员工,对他厌恶至极,引起了大家的公愤和不满。

终于有人向上级领导反映国才的言行举止和工作作风存在的严重问题,此人在工作中只会溜须拍马、察言观色、任人唯亲的坏毛病。在一个科室接二连三有人向领导反映,领导终于压不住了,才把国才发配到蒙古国海外项目部,鸟不拉屎的戈壁摊上。

俗话说:“狗走千里金城路,永远离不开吃屎的门”。国才初到蒙古国海外项目部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看起来还有几分人样,整天待在办公室的电脑桌前,不是上网就是玩游戏,慢慢也熟悉了周围环境,逐渐掌握了领导的嗜好,看是察言观色,慢慢拉关系、套近乎,开始原形毕露。

在蒙古国海外项目部一亩三分土地上,开始捉摸每个领导的心思,经常鞍前马后,汇报工作,下班后陪着领导打个扑克、端茶、倒水,成为了他的家常便饭,和领导一起玩,已经成为他在异国他乡工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节奏。

由于他的出色表现,也得到了他的顶头上司的领导认可和重用,让他开始分管地质工作。

国才得到领导的赏赐后,开始全方位施展自己的才能,对该公司项目部所有的油井和注水井都折腾了一个遍,今天调配注10方,明天调配注20方,在他胸有成竹的管理下,不上半年的时间,该项目部所有的油井含水率直线上升,快到关门的地步!

在公司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总公司领导重新委派书记来蒙古国海外项目部走马上任,来负责该项目部的所有工作。

可国才狗眼看人低,自己知道有和总经理盘根结错的一层关系,根本没把刚来的书记,放在自己的眼里,依旧我行我素,对下面操作层的态度,独断专横,蛮不讲理,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公愤。

国才有一次竟然还在饭桌上满嘴脏话、破口大骂一个兢兢业业干了多年的老员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这个员工只好用拳头开始说话,国才被吓得屁滚尿流,终于放下酒杯、筷子,离开了饭桌。像一条挨了打的狗,夹着尾巴逃跑了!

说起国才,真有点看人眼色行事,在领导面前表现起来,真得不要命,看风使舵的手段,他一定会用到极限。

2016年天的一天,该蒙古国项目部的一个员工,突然一命呜呼,国才穿着一双拖鞋,带着满身的酒精味,陪同领导也赶到了事发现场。

当看到这个同志平躺在床上,没有了呼吸,他见到领导在场,立刻急中生智,在领导面前,好好地想表现一番自己的才能。进行了国际卫生组织罕见的一套急救动作。

“老李……老李,李爹…李爹……你醒醒啊!”国才一边不停地喊,两手一边使劲抬着老李的脚踝,上下在床上使劲的搬动,几乎使出了他有生以来,全部的力量,这会都临时发挥在老李身上。

一会儿叫一声“老李”,一会儿叫一声“李爹”。原来,项目部的每个人,谁也不知道国才和李老头的具体关系,今天终于弄清楚了。

也许,在场的每个人,都捉摸不透国才的良苦用心和用意,一部分人认为国才今天酒喝多了,连自己的爹都认不出来,但是大部分人也在日常工作中,对国爱溜须拍马、看风使陀的小聪明,都是一本明细账。因为今天在场的主要人物,就是公司连升三级的犬总在现场,国才在领导面前,永远爱表现,讨好领导欢心。

“领导,你看看,我的工作多么出色,不但懂地质;而且,对病人的急救常识,也了如指掌。您今天也看到了,以后一定要把我提拔、和加以重用,我是一名多么难得的人才,你一定要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许,国才就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

因为,国才在平常的日子里,每天坐在办公桌的电脑前,不是玩游戏,就是上网聊天,公司每天的事情,都与自己毫无关系。只有总经理来基地,国才就忙了,每天跟在总经理的后面,屁颠屁颠的,不是端水,就是泡茶,或者晚上陪伴总经理打扑克,有时候甚至玩到天亮。

可是今天,大不一样,公司总经理在场,他必须淋漓尽致地表现,充分发挥自己钻营拍马的一技之长,他出色的本领,和懂得急救知识的特长,进一步把这个死鬼李老头,推进了阎王的鬼门关。

当时,谁也不知道公司的总经理,心里是怎么想的,对国才怎么样的看法,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俗话说的好:“鸡儿不撒尿,真有点出处处道道”。国才在平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把比总经理级别略低一点的管理层,从不放在眼里。因为国才依靠总经理犬总的一层关系,知道有人做错了事情,有人为他保护;犬总对国才来说,就是一把忠诚可靠的保护伞。

又一次在管理层扩大会议上,为了一点意见的分歧,国才和项目部的书记兼职负责工作的经理,吵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国才开始耍无赖,胡搅蛮缠,背着牛头都不认脏,自己把事情做错了。

书记就说:“这里的条件艰苦,庙宇小,容纳不下你这尊大佛,你不应该来这里上班,你可以给上级领导递交一份辞职报告,我给你批,你就可以回去,你看怎么样?”

国才才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书记完全有权利管理,把他退回去,不让他这里上班和工作。国才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强硬的态度,几秒钟消失得无影无踪。顿时,满脸重新布满一层似笑非笑,厚厚的笑容,道歉的给书记说道:“领导,大人不计小人过,我错了……”

从这以后,国才见了书记的态度,也大大的转变了180度,互相见了面,主动给书记打个招呼,套个近乎。

在蒙古国海外项目部,国才在大家的眼里,只是一个会溜须拍马、看风使舵、狂妄自大、目无尊者、亲情淡薄,长着一副势力眼的贱人,都说与他没有什么交情可言!

2017年4月23日落笔于蒙古国。

首发散文网:http://www.shtjgm.com/novel/vvrqskqf.html

国才[小说]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熟食培训 | 散文 | 离心机 | 育儿 | 空调 | 真空泵 | 空压机 | 超声波清洗机 | 纺织 | 建筑装饰 | 机械 | 仪表 | 五金 | 铜价 | 空调 | 养生 | 传感器 | 减肥 | 养生网 | 整形美容 | 真人娱乐网 | 时尚女人 | 宠物 | 机械门户网 | 债务维权 | 侦探 | 空调维修 | 家电维修 | 空调维修制冷 | 机械网 | 娱乐新闻 | 讨债 | 励志名言 | 手游游戏 | 名人名言 |